欢迎您浏览我们的网站! 请登陆 | 注册

预测咨询

电话:400-0781615  
QQ: 1176858390   1181425275
  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邮箱:shlong888@163.com

最新资讯

息资讯

您的位置:首页 > 经典案例 > 详细显示

唐高祖创业与道教图谶:为夺取政权利用一切手段(3)

分享到:

点击次数:2756次 发布时间:2012-1-14 10:33:01

道教积极议政参政,从隋末各大政治集团来说,也都尽力延用争取道教力量,特别是利用道教善于制谶作符的特色为本集团作政治宣传,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。各政治集团用封官、许诺弘教等方式拉拢上层道士为自己服务。这之中,李渊集团可说是做得最高明的。 


    李渊揭旗之初,“突厥柱国康鞘利等并马而至,舍之于城东兴国玄坛。鞘利见老君尊容,皆拜。道士贾昴见而谓同郡温彦将曰:’突厥来诣唐公、而先谒老君,可谓不失尊卑之次,非天所遣,此辈宁知礼乎?”隋炀帝时道观改称玄坛,兴国玄坛即兴国观。唐起兵用突厥,与突厥的外交合纵活动安排在道观可以掩人耳目,避免暴露唐的战略意图。且突厥酋领拜老君像,说明老君的先祖形象在唐高祖创业过程中正逐步树立起来,连突厥人都知道了这点,观道士贾昴所云“不失尊卑之次”、“知礼”,益可明白由于谶言的作用,老君已被附会为唐室宗祖。有唐一代尊道教太上老君为皇室之祖的始作俑者,李渊也!这是李渊利用道教图谶的关节点所在。


    李渊又树起大旗,不拘一格,招兵买马。“其来诣军者,帝并节级授朝散大夫以上官。至于逸民道士,亦请效力。教曰:’义旗拨乱,庶品来苏,类聚群分,无思不至,乃有出自青溪,远辞丹灶,就人间而齐物,从戎马以同尘。咸愿解巾,负兹羁谍。虽欲勿用,重违其请。逸民道士等,诚有可嘉,并依前授。’”李渊兵至龙门县,“宴见鞘利,并与县内道俗等叙旧极欢。”足见其与道教有“旧”,故道士远辞丹灶来“效力”。...http://www.liuhewang.net...温大雅认为:“帝弘达至理,不语神怪,逮乎佛道,亦以致疑,未之深信。”如果这不是出于儒生之见为高祖讳,那么李渊对道教的利用就非完全出于信仰而是有清醒的政治意图。


    其对道教图谶的利用更是十分自觉地以之作政治宣传,而且在利用道教符谶上,唐高祖比李密技高一筹。李渊善于运用道家权术,示之以柔弱,在条件不成熟时表面上小心避开图谶,而李密则刚愎自用,过早运用符谶,结果树大招风。《起居注》卷二载:“隋主以李氏当王,又有桃李之歌,谓密应于符谶,故不敢西顾,尤加惮之。”由于密之张扬,隋炀帝认为符谶应在李密身上,故把注意力集中于密,而不及西顾李渊,这就使渊保存了实力,得以从容布阵,剪除群雄。李密谋杀翟让而并其众,有自矜之志,作书与唐高祖,“以天下为己任,屡有大言”。高祖对亲信说:“密夸诞不达天命,适所以为吾拒东都之兵,守成皋之厄,更觅韩、彭,莫如用密。宜卑辞推奖,以骄其志,使其不虞于我”于是报书与密,诡称:“天生蒸民,必有司牧,当今为牧,非子而谁?老夫年逾知命,顾不及此。欣戴大弟,攀鳞附翼。惟冀早膺图录,以宁兆庶。宗盟之长,属籍见容。复封于唐,斯足容矣。”把李氏当王之谶推给密,以骄其志,自称只图“复封于唐”。果然,李密得书甚悦,遂全力注意东都,成为李渊战略布局上的一个棋子。李渊在运用道教图谶上的老谋深算,于此可见一斑。


    与图谶密切相关的是符瑞,这也是“当王”的证据。隋末各路雄豪对此都有所运用。如李轨信胡巫,筑台候玉女;窦建德以大鸟五集于乐寿为己瑞,改元五凤;王世充使人献印及剑,又言河水清,欲以耀众,为己符瑞云。李渊集团亦乐此不疲,且运用最多。


    “大业(605-618)初,帝(李渊)为楼烦郡守,时有望气者云:’西北乾门有天子气连太原,甚盛。’故隋主于楼烦置宫,以其地当东都西北,因过太原,取龙山风俗道,行幸以厌之云。后又拜代王为郡守以厌之。”这大概是有意识的认同,使李唐当王又多一条神学根据。


    李渊将与宋老生决战,有白衣野老,自云霍太山遣来,使谒唐公。李渊戏谓之曰:“神本不测,卿何得见?卿非神类,岂共神言?”野老对答:“某事山祠,山中闻语:’遣语大唐皇帝云:若往霍邑,宜东南傍山取路,八月初雨止,我当为帝破之,可为吾立祠广也。’”李渊曰:“山神示吾此路,可谓指踪。雨霁有征,吾从神也。然...http://www.6800051.cn...此神不欺赵襄子,亦应无负于孤。”顾左右笑以为乐,持怀疑之心。到八月己卯,雨止,“帝指霍太山而言曰:’此神之语,信而有征。封内名山,礼许诸侯有事。’乃命所部乡人设祠致祭焉。”遂进兵斩宋老生,平霍邑。


    还有件符瑞,也是李唐大加宣扬的:“辛丑,太原获青石,龟形,文有丹书四字,曰’李治万世’,齐王遣使献之。翠石丹文,天然映彻,上方下锐,宛若龟形,神工器物,见者咸惊奇异。帝初弗之信也,乃令水渍磨以验之,所司浸而经宿,久磨其字,愈更鲜明。于是内外毕贺。帝曰:’上天明命,贶以万吉。恭承休祉,须安万方。孤以寡德,宁堪预此。既为人下,不容以之颁告。宜以少牢祀石龟,而爵送龟人,用彰休庆。’是日,又有获嘉禾而献者,教曰:’嘉禾为瑞,闻诸往策。逮乎唐氏,世有兹祥。放勋获之于前,叔虞得之于后。孤今纠合,复逢灵贶,出自兴平,来因善乐,休征伟兆,何其美与!顾循虚薄,未堪当此。呈形之处,须表天休。送嘉禾人兴平孔善乐,宜授朝散大夫,以旌嘉应。’”抓住吉祥物,还不是要显示“上天明命”,这和利用道教图谶是一个意思。温大雅在《起居注》中不惜以大量篇幅描绘图谶和符瑞,用意也是要向世人表明李唐才是“天命所在”,归唐方可得正果。晁公武《郡斋读书志》卷二上讥评《起居注》以“符谶”、“受命”记事,其实这正是当时政治的需要。从白衣野老的所谓“神语”以及龟石上的文字看,颇类道教图谶的制作法,大有可能出自道教术士的手笔。姑存此假说。

Copyright (C) 2009-2018 shenglong88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晟龙吉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:冀ICP号08104828号
建议在1024X768的分辨率下浏览本站
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系统